• 123
  首页 > 金元研究 > 期权专栏


【大商所场外期权试点系列报道之十】发展场外期权市场 助力企业转型升级
作者: | 来源: | 点击数:3828 | 日期:2017-02-16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莫顿曾说:“想消除风险是不现实的,但是,风险是可以移转的!”
      如何转移风险,成为近年来摆在国内产业企业面前的一个突出问题。
      “国内大多数企业对衍生品市场和风险管理的认知还不够充分,而且缺乏专业的人才和团队,风险管理水平较为薄弱,其生产经营基本是随行就市。一旦相关商品价格短时间大幅波动,企业就会面临较大的市场风险。”浙江永安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永安期货风险管理公司,下称永安资本)场外衍生品部周博对期货日报记者说。
      2016年,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加大,铁矿石、聚乙烯等非农商品价格波动较为明显,相关企业避险需求日益突出,但受制于人才、资金等因素,不少企业面临着有风险管理工具却用不上的尴尬。在此情况下,南华期货、永安期货等国内期货公司在积极开展农产品场外期权试点的同时,主动研究推出非农商品场外期权业务,受到了企业的热烈欢迎。
      塑料贸易商利用场外期权盘活经营
      南华期货李重梓向期货日报记者讲述了两个塑料场外期权业务案例。
      据李重梓介绍,今年一季度,塑料正值消费旺季,价格不断上扬,3月中旬升至高位,下游用户都处于观望状态。此时,国内一家贸易商为了刺激下游用户采购,决定提供优惠采购贸易合同。
      “该贸易商与塑料下游消费企业签订了塑料买卖合同,约定自2016年3月1日起1个月内,不管塑料现货价格超过约定价格8880元/吨多少,全部以8800元/吨交易,如果价格没有超过约定价格,则按市场价格交易,在此期间,企业可以随时提货。”李重梓说,这家贸易商与下游客户签订优惠采购贸易合同后,自然担忧未来塑料价格大幅上涨,一旦价格大幅上涨,该贸易商将面临贸易亏损。为转移价格上涨风险,该贸易商向南华期货风险管理公司——南华资本购买了塑料场外看涨期权,并按232元/吨的标准支付了权利金。
      李重梓说,该贸易商购买看涨期权后,其销货的整体损益就控制在了一定范围内,即当塑料市场价格超过约定的8880元/吨,该贸易商受损的只是之前支出的权利金费用。
      “第二个案例是,一家塑料贸易商原来的采购模式是从上游工厂拿货并运到自己的仓库,然后不定期销售给下游用户,为减少物流运输成本,该贸易商选择从上游工厂拿货后直接分销给下游用户,同时通过购买场外期权,让利期权收益部分来提高销货速度。”李重梓说。
      据介绍,今年4月底开始,塑料市场需求转弱。这家塑料贸易商4月26日采取直接配送方式销售现货之后,统计出未销售数量为4000吨。该贸易商根据市场走势及自身经营需要,决定依据塑料期货1609合约,用低成本看跌策略锁定跌价风险,即买入看跌期权的同时卖出看涨期权,最终每吨支付140元权利金。由于该贸易商向南华资本买入了看跌期权,如果塑料期货1609合约价格下跌便可收到跌价补偿。4月28日,该贸易商将4000吨货物销售完后向南华资本提前解约了期权策略,提解价为370元/吨,期权操作部分最后获利230元/吨(其中部分收益让利了给下游用户)。
      钢贸企业借助场外期权实现经营套保
      据周博介绍,永安期货推出的非农商品场外期权业务的参与主体有杭州钢铁厂工贸总公司(下称杭钢工贸)、浙江物产金属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物产金属)、浙江物产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物产国际)。
      “针对铁矿石贸易中的风险点,永安资本有针对性地设计了风险规避模式。”周博说,下游钢厂采购进口铁矿石的风险点是,钢厂从境外市场购买铁矿石,通常约定以到港当日价格结算,钢厂担心铁矿石在海上运输过程中价格上涨, 需对冲铁矿石运输途中价格上涨风险,“我们设计的方案是,钢厂在签订铁矿石贸易协议的同时,向永安资本购买2万吨铁矿石场外看涨期权,如果到港当日铁矿石价格下跌,钢厂则以更低价格买入铁矿石,如果到时上涨,永安资本向钢厂进行赔付”。
      周博介绍,在该项目实施过程中,合计完成了6笔交易,每笔规模为1万吨,共计6万吨。
      “第一笔交易由杭钢工贸完成,场外期权开仓日期为2015年10月14日,行权日为2015年11月13日。杭钢工贸采购铁矿石1万吨,在与对方约定到港定价后,向永安资本买入了铁矿石期货1601合约的看涨期权,数量为1万吨,当时的期货价格为373元/吨,执行价格为382.5元/吨。30天后,铁矿石价格跌至373元/吨以下,杭钢工贸以低于373元/吨的价格采购铁矿石,此次期权保值只是损失了权利金。”周博说。
      据介绍,第二和第三笔交易分别由物产国际和物产金属完成,开仓日期为2015年10月14日,分别在当年10月底和11月初行权。这两家企业都是以铁矿石贸易为主的企业。2015年10月,境外铁矿石发货量较大,而国内铁矿石消费因下游行业低迷而有所下滑,铁矿石库存不断增加。为规避铁矿石库存贬值风险,物产国际和物产金属分别向永安资本买入了1万吨铁矿石看跌期权。30天后,这两家企业均按照原定计划以市场价格把库存铁矿石销售完毕,由于铁矿石现货价格下跌,他们在现货端均受到一定损失。不过,由于之前买入了看跌期权,这两家企业通过行权得到了一定补偿,最终物产国际得到5万元补偿,物产金属得到16万元补偿。
      “第四、第五和第六笔交易发生在2015年11月至2016年2月。那段时间,这3家企业的铁矿石库存均处于较低水平,需要补库。由于2016年1月左右临近春节,现货端贸易基本停滞,为规避春节期间铁矿石价格上涨风险,这三家企业分别在不同时点向永安资本买入了看涨期权。”周博说,最终,这3家企业在期权操作上均获得了收益,在一定程度上对冲了现货端采购成本上升的风险,“物产金属的看涨期权执行价格为295元/吨,行权时市场价格为298.5元/吨,获得补偿3.5万元;物产国际的看涨期权执行价格为337.5元/吨,行权时市场价格为342.5元/吨,获得补偿4.5万元;杭钢工贸的看涨期权执行价格为321元/吨,行权时市场价格为327元/吨,获得补偿6万元”。
      大力发展场外期权,提升产业企业竞争力
      很显然,从上述企业的操作实例看,在现货滞销和采购风险加大的情况下,场外期权可使产业企业获得高于其他同行的销售利润和贸易周转速度,助其提升营运绩效。
      “场外期权为贸易商提供了另一个管理市场风险的渠道,得到了市场的认可。”李重梓说,通过场外期权操作,贸易商不仅可以以非常低的成本获得价格保险,而且还能有效推动现货市场贸易流动起来。
      在李重梓看来,场外期权市场的建立,可以使风险管理公司的个性化定制服务、期货市场的标准化产品与产业企业的多样化需求更好更高效地对接。另外,在融资、促进企业资金流动、价格和运营风险管理等方面,场外期权市场也可助产业企业一臂之力。此外,通过运用场外衍生工具,产业企业可以创新经营模式,助力企业转型升级。
      “此次铁矿石场外期权业务,对下一步推出更多品种的场外期权业务具有积极意义。”周博认为,我国应大力发展场外期权市场,一方面,促使风险管理公司提供更多样化的商品期权和交易策略;另一方面,帮助更多的产业企业管理不同阶段的市场风险,提高他们的整体抗风险能力和企业竞争力。